今天是:
   首 页 | 老艺头简介| 老艺头展厅 | 老艺头制作现场 | 美术家园地| 非遗专栏 | 在线拍卖 | 在线委托 | 书画展厅 | 付款方式 | 联系我们 | 老艺头商城
老艺头雕塑有限公司
老艺头雕塑有限公司
 
 
·
·
·
·
·
·
·
·
·
·
 
 
雕塑资讯 更多
 
古城专家赴美参与修复“二骏” 情牵两国文化
    

现藏与美国宾大博物馆的六骏之一飒露紫。

现藏与美国宾大博物馆的六骏之一拳毛騧。

西安碑林博物馆展出的六骏,其中二骏为复制品。

核心提示

“昭陵六骏”是原置于唐太宗昭陵北麓祭坛两侧庑廊的六幅浮雕石刻。“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1914年被盗卖到美国,现存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2010年5月7日,西安的三位文物修复专家将赴美国参与修复这两匹离群的“骏马”,这是中国首次派文物专家赴国外参与修复流失海外的中华文物。人们期待着“二骏”的顺利修复,也期待着今年10月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开园时,“昭陵六骏”能团聚在西安……

从陕西昭陵,到美国费城;从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昭陵六骏”牵动着大洋两岸人们关注的心,人们在探求着这一盛唐文物的前世、今生和来世——

在中国浩如繁星般的古代文物中,盛唐时期的“昭陵六骏”绝对是顶级的石刻艺术精品。然而,“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两骏却在中国积贫积弱的上世纪初,被盗卖到了美国,现珍藏在美国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其余“四骏”珍藏在我市碑林博物馆中。

2010年5月7日,由陕西省唐大明宫遗址文物保护基金会发起和组织,西安的三位文物修复专家,将以志愿者的身份远赴美国参与修复昭陵“二骏”,这是中国首次派文物专家赴国外参与修复流失海外的中华文物,国家文物局、省、市人民政府对此次活动极为关注,本报也将派记者赴美全程跟踪报道。

前世

皇帝战马

位于陕西省礼泉县的昭陵,是大唐帝国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和文德皇后的合葬墓,墓旁祭殿两侧有庑廊,“昭陵六骏”石刻就列置其中。

据史料记载:“昭陵六骏”石刻的原型是唐太宗李世民生前最喜爱的6匹战马,是他辅助其父唐高祖李渊平定四海、建国立邦时所乘的坐骑,它们分别名为:飒露紫、拳毛騧、白蹄乌、特勒骠、青骓、什伐赤。唐贞观十年(公元636年),李世民诏令大画家阎立本先画出六骏图形,后由石刻家阎立德依画形雕刻于华山石上。李世民亲自作诗6首(即“六马赞”),赞扬每匹马的风采,并命大书法家欧阳询抄录下来刻在“六骏”旁边。

考古发掘表明,“昭陵六骏”在唐末时,便遭到了破坏,在此后的千余年中,尽管当地历代官员对“六骏”呵护有加,但多年来自然和人为的破坏还是让“昭陵六骏”饱受磨难。民国初年,它们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飒露紫”和“拳毛騧”是被如何盗运到海外的,由于缺少文字记载而始终没有断论。

2001年2月,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研究员周秀琴女士(华裔),借助该馆的有关档案,披露了宾大收藏“二骏”的经过。

1918年3月9日,时任宾大博物馆馆长的高登,首次在纽约看到了已经运抵美国的“二骏”石刻,非常兴奋,并致信物主——纽约来远公司老板卢芹斋(华裔),表示愿意购买。而后他立即报告博物馆董事会,请求筹集卢的索价15万美元,并将两件石刻从纽约运抵宾大免费展出。直到1920年年底一位名叫埃利基· R·约翰逊的慈善家给宾大博物馆捐款15万美元,宾大又与卢讨价还价,最后以12.5万美元成交。直到现在,这“二骏”石刻在宾大展示的基座上,还放着这样一个牌子:“埃利基· R·约翰逊先生捐赠。”

另据卢芹斋1927年9月10日的回忆录称:“二骏”是1912年被一个外国人唆使文物贩子从陕西昭陵盗运出的。文物贩子在搬运这些沉重的石块时被当地民众发现并截获,由当时的陕西省官员予以查收。1915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要求地方政府将“二骏”运到了北京,成为袁世凯的个人收藏。“几个月后,他们通过另一个人卖给了我们。此事绝对合法,因为这是由国家最高权威卖掉的。”在回忆录中卢芹斋这样写道。

至于“昭陵六骏”是一起遭遇“黑手”,还是分批遭遇厄运,今天已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六骏”遭到了肢解,它们当初是被分割成大小不同的碎块装箱运往西安的,“飒露紫”和“拳毛騧”后被转运到了北京,大约在1916年至1917年被偷运至美国,而其他“四骏”,先前放置在西安图书馆,1950年被人民政府收藏,一直保存在西安碑林博物馆至今。

天各一方

国人对“昭陵六骏”非常关注,尤其是陕西人,对“昭陵六骏”有着深厚的情节。辛亥革命的元老、陕西三原人于右任老先生,就对“昭陵六骏”特别关注,早年他曾多次去昭陵观摩“六骏”。1918年他回陕就任陕西救国军总司令时,得知“六骏”遭遇厄运,曾痛心疾首地赋诗道:“六骏失群图尚在,追怀名迹感无穷……”大陆解放后,身在台湾的于右任曾多方奔走,极力想促成“昭陵六骏”的团聚。

1972年中美关系解冻,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前,曾向美国一些名流征求“送什么礼品给中国最好”的意见。杨振宁先生曾建议美国政府让“昭陵六骏”的“二骏”回到中国团聚,可惜此事的背景复杂,他的意见未被采纳。

作为陕西省唐大明宫遗址文物保护基金会副理事长、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名誉院长的石兴邦先生,是一位著名的考古学家,他与台湾“中央研究院”前副院长张光直先生,也一直为“昭陵六骏”一事殚尽竭虑、呕心沥血。1986年夏,石兴邦应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的邀请,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在美考察了3个多月,与张光直一同为昭陵六骏团聚展开斡旋。目前,石兴邦先生仍在关注着“昭陵六骏”的点点滴滴……

2008年,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以及大明宫基金会、大明宫研究院等单位,把注意力放到了流失国宝“二骏”的身上,希望在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成的时候,“六骏”能聚首大明宫……

2008年12月30日,西安市市长陈宝根专门致信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馆长霍杰斯博士以及宾大校长古特曼女士,代表西安市人民政府对宾大博物馆和大明宫遗址国家公园建立起的初步合作表示祝贺,对双方研究探讨唐“昭陵六骏”团聚的方案表示关注和支持……

西安市副市长、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段先念对赴美修复“二骏”尤为关心,他对此次活动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与希望,甚至对一些细节问题都亲自过问……

2009年年初,美国宾大博物馆在收到一笔校友的捐赠款之后,决定对馆藏“二骏”进行必要的修复和保护。

其实“二骏”在1918年被宾大博物馆收藏后,它们一直是重点保护的对象,被覆盖上有机玻璃保护罩,放置在重要的保护区域内。

但时间毕竟过去了90多年,再加上当年“二骏”被运抵美国时,是由一个个碎块拼接起来的,近百年时间过去了,“二骏”有点“不负重荷”,为了外出展览的需要,宾大博物馆决定启动修复工作。起初他们决定全靠自己的力量,在文物修复专家的督导下,由处理重型艺术品的专业人士仔细分解拆除,然后清理蒙在“二骏”身上的积尘,进行重新组合,同时为“二骏”量身定做钢支撑结构,增强其稳定性。宾大还决定邀请陕西省唐大明宫文物遗址保护基金会委派两、三名中国文物专家赴美协助修复,以便“二骏”将来可以安全赴外展出。

西安曲江大明宫保护办及陕西省唐大明宫遗址文物保护基金会得知这一情况后,非常重视,迅速制定了派遣中国文物修复专家参与修复的工作预案。2009年4月14日,大明宫基金会开始招募赴美进行文物修复的志愿者,此后,由国内知名文物专家所组成的评审委员会经过预审、初审,最终确定了人选。

据了解:来自西安的修复专家志愿者,将对“二骏”的外观修复提出决定性意见。事实上,“二骏”经历了上千年的自然侵蚀及人为破坏,被盗前已经破损严重,沉积了许多尘垢,在被盗时又蒙受“肢解酷刑”,其修复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期盼团圆

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大明宫保护办主任、大明宫基金会秘书长周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昭陵六骏”牵动了炎黄子孙太多的感情,对于流失在外的“二骏”,我们要看到它们既是民族瑰宝的代表,也是全人类的艺术佳品,此次中美联手对其进行修复,是中国首次派文物专家赴国外参与修复中华文物的国际交流活动。修复后,让文物有序流动起来、适度地巡展,其价值和意义更为重要。

对国人而言,“二骏”能否回归中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民族感情而言,当然是希望“二骏”早日回家。但从全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角度来看,“二骏”无论在哪里,都昭示着人类文化艺术的精华,它是人类共同的财富。

话虽如此,但争取让“二骏”回归的呼声一直很高。1986年,著名文物专家石兴邦先生在和宾大斡旋后,征得国家文物局同意,拟采取文物互赠的方式解决问题,即美方赠我“二骏”,中国回赠美方相应的两件文物。但终因当时的西安碑林博物馆昭陵六骏展品说明词上“(‘飒露紫’和‘拳毛騧’)被美帝国主义盗取,现存费城宾大博物馆……(注:后改为流失美国)”的字眼而别生变故,此议便搁浅至今。

现存于西安碑林博物馆的其他“四骏”,被保护得十分精细。在碑林博物馆的石刻艺术馆中,“昭陵六骏”一字形排开,非常壮观。但遗憾的是,其中流失的“飒露紫”和“拳毛騧”二骏为复制品。4月末记者在这里采访时,一位游客感慨地说:如果“二骏”能回归祖国,“六骏”团聚在西安那该多好呀……

“二骏”最终能否回归,一些业内人士持谨慎态度。但对中美两国的专家共同修复“二骏”的举措都倍加赞赏,这毕竟是中国首次派文物专家赴国外参与修复流失海外的中华文物,具有极强的示范效应。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西安的三名文物修复专家,将于2010年5月7日启程赴美。这三位专家是: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的周萍女士、刘林西女士,陕西历史博物馆的杨文宗先生。

人们期待着在美“二骏”的顺利修复,也期待着今年10月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开园时,“昭陵六骏”能团聚在西安……

飒露紫

这匹纯紫色的战马在画面上前胸中箭。牵着战马正在拔箭的人叫丘行恭。公元621年,唐军和王世充军在洛阳决战。年少气盛的李世民被敌人团团包围。正酣战间,“飒露紫”胸前中箭,这时丘行恭赶来营救。为了纪念这一事件,唐太宗特意下令把丘行恭与这匹战马刻在一起。

唐太宗题赞:紫燕超跃,骨腾神骏,气詟(折:害怕、惧怕的意思)三川,威凌八阵。

青骓

一匹苍白色战马,李世民与窦建德作战时的坐骑。当时,唐军扼守虎牢关,李世民趁敌方列阵已久,饥饿疲倦之机,下令全面反攻,一举擒获窦建德。石刻中的青骓作奔驰状,马身中了五箭,均在冲锋时被迎面射中,但多射在马身后部,由此可见骏马飞奔的速度之快。

唐太宗题赞:足轻电影,神发天机,策兹飞练,定我戎衣。

特勒骠

此马毛色黄里透白,故称“骠”,“特勒”是突厥族的官职名称,可能是突厥族某特勒所赠。李世民在619年乘此马与宋金刚作战。“特勒骠”在这一战役中载着李世民勇猛冲入敌阵,一昼夜接战数十回合,连打了八个硬仗,建立了功绩。

唐太宗题赞:应策腾空,承声半汉;天险摧敌,乘危济难。

拳毛騧

拳毛騧是一匹毛作旋转状的黑嘴黄马。公元622年,李世民率领唐军与刘黑闼(音‘踏’)在今河北曲周一带作战。唐军先阻塞洺水(即漳河)上游,诱刘黑闼渡河。正当刘军主力渡河时,唐军从上游决坝。唐军趁机掩杀,夺得胜利。

唐太宗题赞:月精按辔(音‘配’),天马横空,弧矢载戢(急),氛埃廓清。

什伐赤

“什伐”是波斯语“马”的音译,这是一匹来自波斯的红马,也是李世民在洛阳、虎牢关与王世充、窦建德作战时的坐骑。石刻上的骏马凌空飞奔,身上中了五箭。在这一重大战役中,李世民出生入死,伤亡三匹战马,基本完成统一大业。

唐太宗题赞:浬涧未静,斧钺申威,朱汉聘足,青旌凯归。

白蹄乌

白蹄乌是有四只白蹄的纯黑色战马。公元618年,割据兰州、天水一带的薛举、薛仁杲父子与唐军争夺关中。相峙两月之后,李世民亲率主力直捣敌后,使薛军阵容大乱溃退。李世民催动白蹄乌猛追,一昼夜奔驰200余里,迫使薛仁杲投降。

唐太宗题赞:倚天长剑,追风骏足;耸辔平陇,回鞍定蜀。

 

点击关闭
 
 
老艺头雕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老艺头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苏ICP备06031060号

地址:连云港市解放西路17号 电话:0518-85462598 85479179 传真:0518-85474920 手机:13092378222

技术支持:百盛网络